12岁男孩打游戏一年充值11万元_手机新浪网

12岁男孩打游戏一年充值11万元_手机新浪网

14浏览次
文章内容:
12岁男孩打游戏一年充值11万元_手机新浪网
12岁男孩打游戏一年充值11万元_手机新浪网

卖菜为生的父母:这些钱能退吗?

张富惠打印的长达628页的微信支付交易明细。

“光是一年就查出来有11万元的充值记录,前两年还没去查,不晓得有好多。”5月29日晚,看着长达628页的微信支付交易明细,宜宾卖菜商户张富惠情绪有些激动,因为这11万元都是她12岁的儿子小侯玩手机游戏充值消费的。

张富惠称,小侯趁她睡觉的时候用她的手机玩游戏,充值之后又将扣款短信删掉,直到5月2日她才发现此事,却不懂如何申诉。

5月29日,有人将张富惠的遭遇拍下来发在了短视频平台上,引发众多网友关注。5月30日,张富惠的丈夫侯培彬称,当地网警正协助他们收集资料,处理此事。

男孩趁母亲睡觉玩游戏 充值后偷偷将扣款短信删除

张富惠和丈夫侯培彬都已年过五旬,做了近10年的卖菜生意,以批发为主。儿子小侯今年3月刚满12岁,在读小学六年级。

一般情况下,侯培彬晚上七八点出门,开车出去进货。第二天凌晨1点半,进完货回来,叫上妻子一起到市场卖菜,一直忙到中午才回家睡觉。

张富惠称,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将手机放在一旁充电,小侯便趁这个时候玩手机。因为不会定手机闹钟,所以她干脆让儿子每天凌晨1点半叫她起床。

“一直都觉得钱不对劲,但是没去查过。”张富惠说,5月2日,她在为供货商付款的时候,发现余额不足付不出去,赶忙请人帮忙查了流水,这才得知儿子一直在给多个游戏公司账户充值。

原本,张富惠的银行卡开通了手机短信通知,但是,每次小侯充值之后,都偷偷将短信删了。

家长两年前曾发现充值 男孩自述花钱买皮肤和道具

侯培彬注意到,小侯是从2021年开始玩游戏的。其实,2022年的时候,夫妻俩就曾发现过小侯有给游戏充值的行为。

“当时也是银行卡没有钱了,一查流水才发现儿子给游戏充了8000多元。”张富惠说,当时他们还报了警,但钱最终没要回来。原本以为在批评教育之后,小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没想到他一直在打游戏。

当记者追问小侯每天什么时候打游戏时,小侯说,他一般晚上10点半开始玩手机,一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游戏名字包括和平精英、迷你世界、逃跑吧少年、蛋仔派对等,一晚上充值金额从200元到500多元不等,用于购买皮肤和道具。

“什么是皮肤?”第一次从儿子口中听到这个词,张富惠特别诧异,在没得到答案后,她反问侯培彬,可丈夫也不清楚。

游戏充值账户近20个 单笔充值金额高达1298元

5月29日,张富惠抽空去银行打印了2023年5月28日到2024年5月27日的微信支付交易明细。她称查到了11万元的游戏充值记录,2023年5月28日前的消费明细还没来得及打印,所以还不知道儿子一共充了多少钱。

记者对这份收支明细进行了详细梳理,发现从2023年5月31日到2024年5月17日,张富惠的银行卡和微信零钱不间断地向北京龙威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天游科技有限公司、迷你世界、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等近20个游戏账户充值,金额一共有98000余元。

其中,向深圳市腾讯天游科技有限公司充值2.8万余元,向迷你世界充值3.3万余元。单日充值金额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单笔充值最高达1298元。

事情发生后,夫妻俩到当地派出所报了警。记者注意到,5月20日,张富惠收到了此前向深圳市腾讯天游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的三笔退款,一共178.2元。“这三笔款就是警察帮忙追回来的。”侯培彬说,网警教了他怎么去打印前两年的收支明细,等把资料收集完后再准备做完整的申诉。

律师说法未成年人大额充值行为须经父母同意追认

针对此事,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规定,未成年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须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小侯的年龄是12岁,故其使用母亲的手机玩游戏大额充值的行为也须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方才生效。但是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小侯父母须承担相应的关于小侯使用母亲手机玩游戏大额充值的举证责任,若举证不能或举证不力均会面临不利的败诉责任。

此外,根据2024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措施,合理限制不同年龄阶段未成年人在使用其服务中的单次消费数额和单日累计消费数额,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与其民事行为能力不符的付费服务。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黄晓庆摄影报道

分类:

游戏新闻

标签:

评估:

    留言

    电子游戏 更多

    查看更多